重罰上市公司“財務造假”“割韭菜”議案獲采納

來源:中國經濟網時間:2019-03-14 09:01:16

中國基金報記者喬麥

很長時間以來,上市公司財務造假、虛假陳述等信息披露違規行為飽受詬病,也對股民利益及資本市場穩定健康發展帶來損害。

正在召開的2019全國兩會,給A股投資者帶來好消息。有兩會代表提出議案,要求提高對上市公司信息披露違法行為的處罰金額,且已獲得正式采納。這也意味著,重罰“財務造假”“割韭菜”將納入全國人大立法工作。

此外,全國人大代表、深圳證券交易所總經理王建軍在審議兩高報告時表示,要提高資本市場違法犯罪的成本,嚴懲欺詐發行股票,改變罰沒制度,優先把罰款還給投資者。

重罰上市公司“財務造假”“割韭菜”議案獲采納

根據《證券法》第193條的規定,如發行人、上市公司或者其他信息披露義務人未按照規定披露信息,或者所披露的信息有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的,則相關責任主體可能被處以30萬元以上60萬元以下的罰款。

全國人大代表、立信會計師事務所董事長朱建弟提交議案稱,鑒于目前上市公司的最高罰款金額不足以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違法行為進行威懾,建議修改《證券法》,提高對上市公司的罰款金額,同時引入刑事責任,“要讓造假者付出代價。”

朱建弟認為,上市公司實施財務造假,可能取得巨大的違法利益,例如騙取發行、上市條件,避免退市和ST。但是,最高60萬元的處罰金額,與上市公司財務造假的惡劣程度和收益不相匹配,導致上市公司信息披露違法的成本較低。

例如,在哈爾濱電氣集團佳木斯電機股份有限公司一案中,佳電股份調增2013年度利潤總額158,437,287.54元,調增2014年度利潤總額39,942,583.68元,調減2015年度利潤總額198,379,871.22元,僅2013年虛增利潤金額即為罰款金額的264倍。

而且,上市公司所受處罰甚至輕于中介機構所受處罰。

根據《證券法》第223條的規定,如未勤勉盡責,所制作、出具的文件有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的,證券服務機構可能被處以業務收入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罰款,該等處罰嚴厲程度有時候甚至遠高于上市公司。

朱建弟統計了從2013年9月至2019年1月,會計師事務所及相關上市公司因未按規定披露信息,或所披露信息有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重大遺漏的,所受的處罰金額。結果顯示,截至2019年1月9日,會計師事務所被中國證監會處罰的案例合計47起,同時處罰上市公司和會計師事務所的案例共42起。其中的26起案例中,會計師事務所所受處罰都重于上市公司所受處罰。甚至對三家當事會計師事務所沒收業務收入并處以罰款的金額合計,是對相關上市公司處以罰款的10~15倍。

目前,全國人大常委會已正式采納朱建弟代表議案,這也意味著重罰“財務造假”“割韭菜”將納入全國人大立法工作。

市場熱議“管管割韭菜的趙薇們!”

實際上,不止是一位代表關注到了上市公司披露的違法違規的成本太低的問題,另一位代表——上海富申評估咨詢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上海市工商業聯合會兼職副主席樊蕓也提出了類似意見。

當著新任證監會主席易會滿的面,樊蕓表示:要嚴厲打擊欺詐,操縱股市的行為,不僅是對公司強制退市的懲罰,還要加大對個人董監高,尤其是企業高管人員的懲罰,確認違法違規的,實施重罰,加重刑期,賠得底兒掉,傾家蕩產,這樣才有威懾力。現在證券法頂格處罰只有60萬,已經證明解決不了問題。像趙薇割韭菜,賺了幾十個億,不止一項罪名,加起來,才罰了70萬元。

因此重罰違法信披需要修改相關法規,所以樊蕓再次建議:說實在的,在各方爭議下,證券法的修改到底要等到猴年馬月才能出臺?是否可以先行出臺法規,部門規章,靈活及時指導股市。

據悉,雖然易會滿并沒有當場對樊蕓的建議予以回應,但當晚7點多,證監會的工作人員通過上海代表團聯系到了樊蕓,希望獲得她審議發言的書面文本,并表示將會對這些建議認真研究。

對此,人民日報3月9日發布微博稱,“管管割韭菜的趙薇們!”當著證監會主席的面,人大代表道出了股民的心聲,說到了規范市場的點子上。戰勝忽悠,需要的正是這種動真碰硬的“不忽悠”。直來直去,解決問題就可以少走彎路。犀利“開炮”,更要精準靶向。多些落地有聲,少些猴年馬月,好聲音才能成為好制度、好政策。

9日,全國人大舉行記者會,就“人大立法工作”相關問題回答提問。會上,全國人大財經委員會副主任烏日圖表示,正在加快推動《證券法》修改。

“小燕子”趙薇夫婦就是計劃通過50倍高杠桿,以空殼公司收購上市公司,號稱出資30億,實際只掏了6000萬,且在信息披露上存在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以及重大遺漏等違規違法行為。

證監會查出問題后迅速叫停,并對趙薇夫婦及相關責任人作出處罰——對兩家公司分別處以60萬元罰款;對黃有龍、趙薇夫婦等責任人分別處以30萬元罰款,對黃有龍、趙薇等分別采取5年證券市場禁入措施。

顯然,這樣的罰款金額并不算是高、也無法令廣大股民滿意,但已經是現行規則下的“頂格處罰”了,也引起了是否應當修改《證券法》的相關討論。

此外,被“割韭菜”的股民們紛紛對相關公司及趙薇夫婦提起民事訴訟。1月,17名股民起訴祥源文化證券虛假陳述一審勝訴,趙薇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今年多家公司因涉嫌財務問題遭立案調查

實際上,2019年以來,已有多家A股公司因涉嫌財務問題遭立案調查。2月19日,利源精制發布公告,公司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被證監會立案調查。

2018年,利源精制6次收到了來自深交所的問詢函、關注函。2019年開年,在公告了2018年全年業績預告之后,再次收到了關注函——中小板關注函[2019]第94號,對全年業績預告情況進行關注。其中,在2018年10月11日,對交易所問詢函的回復中,利源精制承認了公司的財務造假。

1月22日,康得新(002450)公告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被證監會立案調查。早前深交所發出問詢函,要求ST康得新說明賬面貨幣資金的存放地點,存在大額貨幣資金卻債券違約的原因,并自查是否存在財務造假情形。

更早之前,多家A股公司都因財務造假被罰。

據華夏時報,在涉嫌信披違規的案件中,涉嫌財務造假的上市公司值得特別關注,并對2018年涉及的11家A股公司進行了盤點:

監管機制正日漸完善

Wind統計顯示,2019年以來,包括銀保監會、證監會,以及上交所、深交所等機構共發布281條違規處罰記錄,涉及148家A股上市公司。違規處罰數量和涉及公司數量同比去年增加76.73%、19.35%。

其中:未按時披露定期公告的共有4例,未及時披露公司重大事項的有63例,未依法履行其他職責224例,信息披露虛假或嚴重誤導性陳述27例,業績預測結果不準確或不及時11例(部分上市公司涉及多項違規)。

2018年同期,包括銀保監會、證監會,以及上交所、深交所等機構共發布159條違規處罰記錄,涉及124家A股上市公司。

其中,未及時披露公司重大事項的有80例,未依法履行其他職責105例,信息披露虛假或嚴重誤導性陳述36例,業績預測結果不準確或不及時6例(部分上市公司涉及多項違規)。

罰款方面,2019年以來,監管機構針對其中152起違規行為做出了罰款決定,合計罰款金額1.16億元。違規罰款數量同比去年增加375.00%,違規罰款金額同比去年減少77.03%。

2018年同期,監管機構針對其中33起違規行為做出了罰款決定,合計罰款金額5.05億元。

從上述處罰數據可以看出,監管層對上市公司信披違法等行為的打擊力度正在不斷升級,相關監管制度也在完善中。

深交所總經理:提高犯罪成本

全國人大代表、深圳證券交易所總經理、黨委副書記王建軍在審議兩高報告時表示,要提高資本市場違法犯罪的成本,嚴懲欺詐發行股票,改變罰沒制度,優先把罰款還給投資者,而不是一律上繳國庫。

現行的欺詐發行股票罪在1997年寫入刑法,“當初對這個罪行的認識嚴重不足。”王建軍說,應該加強對注冊制改革的司法保障力度,注冊制改革是牛鼻子工程,如果后方處罰力度不夠,可能泥沙俱下。他建議兩高共同推動法律的修改,大幅提高欺詐發行股票的違法成本。 “這是詐騙社會公眾,目前是最高五年的刑期,嚴重的責刑不對等。”

他建議,應該比照金融詐騙罪處理欺詐發行罪,把最高五年刑期改成無期。此外,他建議嚴懲參與欺詐發行的中介機構,不能容忍包裝上市,凡是造假,“敢于端掉這些人的飯碗。”

同時,他還建議修改罰沒制度。現行的欺詐發行股票違法所得一律上繳國庫。王建軍認為,違法所得來源于投資者受騙上當的損失,應該理應優先還給投資者,讓違法所得物歸原主。

王建軍說,資本市場是高度透明的市場,離不開司法的大力支持。資本市場違法成本過低已經引起各方高度關注。

責任編輯:FD31
上一篇:保險業利潤玄機—都是投資惹的禍?
下一篇:高利率“以房理財”?帶你走近金融投資騙局

信用中國

  • 信用信息
  • 行政許可和行政處罰
  • 網站文章
江苏7位数开奖规则